客服热线:022-23869636
当前位置:稻蕊咪音乐网 >  资讯  >  音乐人感悟  > 正文
牛牛:我是一个普通男孩 音乐别搞得太神圣
2020-01-03 作者: 来源: 504

1米86的个子,我得仰视他。他早已不是10多年前的那个孩子,下个月11日,他将成年。

他笑着坐下,平视着和我说,你可以叫我牛牛,或者张胜量,但别叫神童。他说,“好多年前我就已经不是神童了,我更喜欢别人叫我钢琴家”。

他的确已经成长为钢琴家,全球最年轻签约国际古典唱片品牌的音乐家。13岁去了美国,相继被两所殿堂级音乐学院以全额奖学金的方式录取,还未毕业,录了数张唱片,开了数场音乐会,西方世界为他惊叹,称他为“中国的莫扎特”。

他带着“2015‘绝胜量典’全球巡回钢琴独奏会”,在全世界拉开巡演序幕,作为他18岁的成人礼。几天前,这场独奏会回到家乡厦门上演。

从小,他的身边满是神童。录取他的,都是国内和全世界最好的音乐学校,那里是神童堆。不会有人特意找他要签名,不会有太多粉丝,他反而看到了很多神童的消迹:拔掉琴键,在学校钢琴上写满“我恨你”,出国后就嫁人或改行。

曾有无数的例子,神童陨落成凡人,但他成功从天才儿童成长为青年大师。他却说,人生是场赌博,没到六七十岁,还不能说自己就是赢家。所以,他反对人们将他的经历讲给孩子们听,“成功道路不可复制,更何况,我才17岁,能否成功到90岁还未知”。

他是厦门人,美国暑假4个月,除了飞各地参加音乐会,他大多数时间待在家。莲花的一套老房子,打出生他就住那,没换过。很多商家找他代言,都被他父母拒绝,他们不想利用孩子赚钱。16岁那年,一直陪着他去上海去美国朝夕相处的妈妈跟他说,要全部放手了,无论是演出、经纪公司,还是未来,今后的一切都要由他自己去面对和决定。

有不少天才被指性格孤僻,生活无法自理。他一笑:你是想问我,除了钢琴,别的方面会不会比较弱智?他聪慧又坦率,“我和任何一个普通男孩没什么区别,音乐不要搞得太神圣,人也不要搞得怪怪的。”

不过,他比多数同龄人更多一些成熟和韧性。他不喜欢絮絮叨叨告诉别人自己遇到的困难,“除了努力去做,抱怨没有意义。”有次独奏会,开场前他突然偏头痛,痛到看不见前方。有人说,先取消吧。他不同意,眼前漆黑地坐在钢琴前,但抬手落指的瞬间,他觉得自己进入另外一个世界,头也不那么痛了。在钢琴的舞台上,他总有一种后续的力量,越来越有激情。

6岁成名,被西方媒体称为“中国的莫扎特”

人们最津津乐道的,是这孩子有多牛逼—天才一样的存在。

3岁学钢琴,6岁在厦门举办钢琴独奏音乐会,9岁在伦敦举办个人音乐会,10岁签约百代唱片,是全球4大唱片公司100多年历史上签约年龄最小的钢琴家。曾当着英国查尔斯王子弹奏,惊艳全场。奥地利钢琴大师巴杜拉·斯科达曾一把上前抱住他惊呼:“牛牛,你是伟大的天才,在我心中你是no.1。”西方乐坛纷纷为他破例,改写“游戏规则”;西方媒体头版头条称他为“中国的莫扎特”。

在钢琴上,他的确有天赋。

3岁前,牛牛没学过钢琴,因为爷爷奶奶反对。老人家认为,钢琴不能当饭吃。可是,3岁的一天,牛牛突然说“要弹琴”,拿了本《汤普森钢琴曲集1》,从第一页弹到最后,一个音都没错。牛爸大吃一惊,给他做听力测试,没想到他能同时听出10个音,而普通人双耳只能同时听一个音。

毕业于厦门大学音乐系的牛爸开始亲自教他。一段音乐学院研究生入学考试用的50分钟谱子,一般学生要背一两个月,牛牛弹两天就能背出来,仿佛是种本能。

“因为太调皮,成天有老师告状”

所有人都称他为神童,但他自己却不知道。“小时候,父母会把报纸都收起来,不让我看报道,我不知道外界对自己的评价。”像每个调皮的男生一样,对于童年,牛牛更多的记忆,是捣蛋。

8岁他被上海音乐学院破格录取,成为这所学校80余年来最年轻的学生。妈妈辞了工作,陪他到上海读书。“因为我太调皮,成天有老师告状,妈妈每天和我斗智斗勇。”

和男生打架,把水射到插座里,从扶梯滑下来,把油漆灌进门锁,剪女生头发,看到同学穿条纹衣服,给她多画一条线……当时,牛妈最怕接到老师电话,因为肯定又要她去学校跟别的父母道歉。

但是,牛妈没有因为捣蛋打骂过他。牛妈问他,为什么剪别人头发。牛牛说,功课做完了,同学问我能不能帮她剪头发当一回理发师,我说好啊。女生并没有生气,可女生的父母很生气。每次惹祸,牛妈都会先问清前因后果,“如果不是原则问题,大人还是不要太多干涉,那是孩子的世界,让孩子们自己解决”。

“不是一夜就大彻大悟,每天都在反复斗争”

即便是神童,也和普通孩子一样,有厌烦期。

到上海不久,牛牛就烦了,“我面临技巧上的瓶颈,感觉很难突破,那是最困难的一段时间”。在学校旁租的房子,楼下就是游乐场,隔音很差,“经常练到最难的时候,却听到楼下别的小朋友玩得很嗨,心里特别不爽。我跟妈妈说,不想弹琴了,想放弃”。

牛妈说,行,如果你考虑清楚了,我尊重你的想法,我们收拾行李回厦门。但牛牛还是爱弹琴的,弹到动情处觉得世界都安静了,真要放弃,他又舍不得。牛妈说,这是你的事情,你要自己下决定,也要由你自己来完成。

牛牛下了个决心,要坚持下去,那时他只有8岁。“虽然下了决心,可不是一夜就大彻大悟的,几乎每天都在反复斗争,一会儿烦躁,一会儿叫自己要坚定信念,经过了好几年的磨合。”直到10岁,牛牛才真正突破瓶颈,解决技巧上的难题。

“成功路上并不拥挤,因为坚持到最后的人不多”

十来岁时,牛牛终于知道,原来自己被大家称为神童。“高兴过一段,但没狂喜。神童就只有那么几年,五六岁是神童,十来岁了哪还是神童?”

13岁,他被美国新英格兰音乐学院录取,去年又被美国茱丽亚音乐学院录取。他身边,全是来自世界各地被称为神童的孩子。“很多很小就成名的神童,但走不远。”牛牛的很多同学,出国后不是嫁人就是改行了。

但牛牛认准了这条路,这辈子他只想当个职业钢琴家。对于音乐,他自称是完美主义者,甚至有点强迫症。在英国录制专辑,有时他只弹一遍,录音师就相当满意,但他自己却不满意。“那种淋漓尽致的疯狂感觉不是很容易出现的”,为了等到最佳状态,他经常要求再多录10遍,让录音师抓狂又无奈。

有太多父母向他讨教学琴经验,要带孩子听他的奋斗历程。每次,牛牛都说,别,千万不要老把我的经历讲给你们的孩子听,然后要求他们这样做那样做。“每个人都是不同个体,不是所有成功道路都是可以复制的。”牛牛说,我很普通,有一些天赋,更关键是坚持,“成功的路上其实并不拥挤,因为坚持到最后的人并不多”。

牛牛不喜欢快餐文化,喜欢文火慢炖。“我不希望自己能有多出名,只希望自己在钢琴家这条路上能走很久,到90岁还可以开音乐会。”他对牛妈说,你要活到100多岁,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八九十岁了还能搂着你开音乐会。

~ END ~
0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