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服热线:022-23869636
当前位置:稻蕊咪音乐网 >  资讯  >  音乐人感悟  > 正文
中国音乐剧教父李盾正在寻找“江门故事”
2020-10-09 作者:稻蕊咪小编 来源:网络 608

李盾是谁?

2018年底,随着一出综艺节目《声入人心》的热播,随着豆瓣9.3的评分居高不下,郑云龙、阿云嘎等明星相继走红,一个相对小众的艺术门类音乐剧也走进了大众的视野。

李盾,中国著名音乐剧制作人,素有“中国音乐剧教父”之称。1997年,李盾策划制作了被称为“中国第一部成功改编民间故事成音乐剧的典范”的大型音乐剧《白蛇传》。其后又制作了音乐剧《西施》《蝶》《爱上邓丽君》《妈妈再爱我一次》《啊!鼓岭》《酒干倘卖无》等一系列音乐剧。人们熟知的脍炙人口的《心脏》就出自他制作的音乐剧《蝶》。

中国目前最有票房号召力的音乐剧明星郑云龙、刘令飞、刘岩都曾在他的松雷剧团历经数年舞台打磨并绽放出最初的华彩。

10月3日,李盾新制作的音乐剧《重生》在江门演艺中心上演,当天他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。10月4日,他推迟了返回深圳的时间,专门抽出时间参观了华博馆和江门人才岛,他说,他在寻找一个“江门故事”——

文/江门日报记者 王亚方 图/受访者提供

A 中国音乐剧一定要有自己的IP

记者:中国音乐剧从一开始少人问津,到现在有一定流量和热度,非常不容易。在中国音乐剧继续发展的过程中,您怎么定位自己和团队的历史使命?

李盾:2020年,很多人想的是活着,而我,在这个不安定的年份里,想的是让中国音乐剧重生。

中国音乐剧市场,以前引进剧、版权剧太多,原创剧太少,失去平衡。曾经有人让我呼吁,我说,总有平衡的一天,中国电影也是这么过来的。现在有了改变的契机——因为疫情,很多版权剧暂时进不来了。现在世界的重心在向亚洲向中国倾斜,全世界都在关注东方关注中国,我要用音乐剧这种全世界都能看懂的艺术形式,把“中国故事”推到世界中心去讲,让中国文化走出去。我相信有生之年能做到这一点,已经有规划了。

记者:您为什么一直坚持做原创音乐剧?

李盾:我现在同时在做教育,今年第5年了。中国音乐剧的发展,一定是教育和制作平行的,而且一定是中国原创剧和引进的版权演出剧均衡发展的。

韩国和日本(音乐剧),就是一个例子,它们比我们发展早,但它们是一路引进。日本浅利庆太(四季剧团创始人)是我的好朋友,3年前他去世之前,我去看了他,他说:李先生你是对的,你看看我这墙上,这都是版权演出,只有一部《李香兰》是自己的。他很动情,说东方的音乐剧可能就靠你了,我觉醒晚了,我的年纪已经到了该谢幕的时候了。日本、韩国的音乐剧有一个共同问题,就是很长时间后,回头一看,发现自己的文化被抹平了。我觉得文化没了,民族就没了,这就是我坚持做中国原创音乐剧的原因。

做中国音乐剧,很简单,也很艰难,是我的选择,也是我的信仰。属于的音乐剧时代已经慢慢到来了,我们已经看到轮廓了。

记者:中国音乐剧要繁荣,只有一个李盾是不够的。

李盾:对。制作人很重要,音乐剧就是制作人制。在百老汇,50多个制作人就统治了百老汇。版权交易的收入是不得了的,一部成功的音乐剧要比电影不知道多多少倍,像音乐剧《狮子王》收入有70多亿美元,一部电影怎么演也演不到70亿美元。在文化版权上,音乐剧是皇冠上最璀璨的明珠。

如果你要想买版权,那么在剧本阶段就要介入了;等这部剧火了买,就只有往里扔钱没有回头钱;等到全球都知名了,有各种版权后再买,那必赔无疑。因为原版的引进剧,每周版权费就要数十万美金,换算成人民币即使场场爆满也是赔的,所以引进的没有几家是赚钱的。所以中国音乐剧一定要有自己的IP。就像华为一样,一定要开发出自己的芯片才能不被别人卡住咽喉。

音乐剧的制作成本很高,做一部音乐剧能做10部电影。真正的音乐剧制作人太少了。

B 红的音乐剧演员会越来越红

记者:因为《声入人心》,大家对音乐剧的关注度突然增加,您担不担心这只是暂时现象?

李盾:不会。因为音乐剧你一旦爱上它就是终身的。《声入人心》是一个特别好的黏合剂,把音乐剧元素用娱乐化方式来展现,把热爱音乐剧和想了解音乐剧的人黏合在一起。

记者:音乐剧演员走红后,您担不担心其他门类的艺术,来跟音乐剧抢人才?

李盾:不担心。因为你做了音乐剧之后,再做什么都不会觉得那么过瘾,音乐剧要唱要跳要表演,是现场娱乐的终极表现形式,是极致。音乐剧的明星,全世界都是一样的,一旦红了,就会越来越红,会越来越有力量。你看国外,一会儿好莱坞明星来演音乐剧,一会儿音乐剧明星去演电影,来回地互相给予,不好吗?

记者:您和三宝老师,还有郑云龙他们,对音乐剧的热爱给人留下了非常突出的印象。这是传承还是音乐剧本身的魅力?

李盾:我们不是热爱,我们把它当成生命,当成生活方式。应该说,是在这个时代里面遇到了一群对的人。这群对的人需要一个召集人,我有幸是这个召集人。

C 见证3个“周梦君”从青涩到绽放

记者:郑云龙、刘令飞、刘岩都跟您很有渊源。

李盾:他们3个都演过同一个角色——《爱上邓丽君》中的“周梦君”,按时间顺序先后是刘岩、刘令飞、郑云龙。

刘岩,当年排《蝶》的时候,是受到最严格训练的那批人之一。我们提前半年把人招进来培训,每隔几周就走一批,最后几百人只剩下40人。有一天考试中,刘岩唱刘欢的一首歌,他一张嘴,我和三宝就感觉对了,我扶着椅子激动得差点摔倒,那个喜悦!

刘令飞,当年《爱上邓丽君》面试的时候,我们等了他有20多分钟,他满头大汗很慌张地跑进来,一开始唱歌跳舞,我和编剧王蕙玲就默契地对视了一眼:这就是“周梦君”。他很像我,这个感觉很神奇。刘令飞非常用功,他的表演,每一场都是不一样的。

郑云龙,大学没毕业就来松雷剧团实习演出了。往那儿一站,是那种山东大老爷们那种松松垮垮的劲儿,还有啤酒肚,我说谁把他招来的?但他进了松雷后,整个人“拎”起来了,对自己有要求了,自己很努力,美国导演要求也极其严格,进步非常快。我觉得他现在好看了,的确是越来越帅了。

刘岩原来是东方歌舞团的舞蹈演员。刘令飞和郑云龙都是在松雷剧团绽放的。我见证了他们的青涩,我认为青涩才是最有魅力的,我不喜欢表演上用力过猛的演员,我喜欢演员的本色,演员自己的质感是最重要的。

记者:他们3个,作为音乐剧演员好像有一种共同的特质。

李盾:他们3个都非常自律,都非常有职业精神,都没有绯闻,干干净净地活着,用最简单的方式活着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他们都是善良的、真诚的、努力的、有修养的人。音乐剧会把一个俗人变得高贵,变得从容,变得自我觉醒。自省是需要训练的,刘岩、刘令飞、郑云龙,包括马佳(《重生》的另一位男主角,第一次演音乐剧),我都是看着他们,找到自我,变得从容、淡定、自信、简单。他们是一股清流。

D 我在寻找一个“江门故事”

记者:音乐剧演出,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比较多,《重生》能来江门巡演其实是一个惊喜,怎么看待三四线城市的音乐剧市场?

李盾:需要时间,这是一个事实。因为音乐剧在世界范围,都是大都市里的生活方式,当一个地方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,这种生活方式就自然出现了,这是一个世界规律。

记者:江门2019年生产总值3146.64亿元,常住人口逾450万。

李盾:所以你看,在江门看更多音乐剧是有希望的。江门我是第一次来,我觉得它有文化有沉淀,我感受得到的。

记者:江门还是戴爱莲先生的家乡,中国唯一一个舞蹈之城。

李盾:是吗?戴先生也是这儿的人啊?我也是舞者出身。先生是中国舞蹈界的泰斗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昨天来了就喜欢这个城市,觉得很熟悉,跟它有一种缘分。也许这种遇见是天意,预示着以后肯定会有更多合作。我希望在这个城市能找到一个“故事”,一个好的,感天动地的“江门故事”,可以是生生死死的爱情,可以是爱国爱家,但故事一定要多元,不单一。我想找到这样一个“故事”作为我未来音乐剧的创作素材。

~ END ~
更多内容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0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