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服热线:022-23869636
当前位置:稻蕊咪音乐网 >  资讯  >  音乐人感悟  > 正文
70岁的久石让,音乐就是他全部的人生!
2020-10-12 作者:稻蕊咪小编 来源:网络 1172

《设计百人》是日本设计小站推出的新栏目,聚焦100位设计大师,讲述他们精彩的人生物语。第八期设计人物:久石让(音乐家)

音乐是我的生命,作曲是我人生的全部。

——久石让


9月25日,《菊次郎的夏天》正式在中国上映啦!说到这部电影,脑中自动响起的就是久石让的《summer》。

Summer久石让 - 空想美术馆


如果说,坂本龙一是中国年轻人最“面熟”的日本音乐家,那久石让就是大家最“耳熟”的日本音乐家了!从宫崎骏电影的固定音乐搭档,到操刀北野武、姜文的电影配乐,总有一首久石让扎根你的记忆里!


就连周杰伦也坦言自己是久石让的粉丝,13岁时听到《龙猫》的音乐被惊艳,最喜欢的就是在睡觉前弹奏久石让,认为这很有情调。

但相比音乐的耳熟能详,大家对这位音乐家却知道得很少。他是如何从名不见经传的作曲人一跃成为日本国民级音乐人?又是怎样的相遇,让他和宫崎骏一起谱写了近半个世纪的传奇?

久石让 VS 宫崎骏:一个时代的开启

1983年是久石让人生的转折点。在这之前,他一直担任电视台的幕后工作,为了应付电视台庞大的配乐需要,一周制作六、七十首曲目是常事。

他也在工作之余,参加乐团,制作不同类型的乐曲,但这些作品,仅限于小众音乐圈子,没人知道久石让是谁——直到他遇到了宫崎骏。

· 一曲定终身 ·

1983年6月,宫崎骏把自己关在一间倒闭了的酒吧里,准备他执导的第一部动画电影《风之谷》,炎热的天气,脏脏的酒吧客用桌子和高脚凳,他伏案画着电影草图。

这个时候,一个年轻的音乐家进来拜访了他。

年轻的音乐家看着《风之谷》的草图,和还未完全成型的故事,脑中闪现一些灵感,两人进行了不到一个小时的讨论,音乐家就回家去准备电影的配乐了。

“我认为在准备期间遇到久石让先生是这部电影的运气。”多年后,宫崎骏如此回忆。

他收到了一份远超预期的电影配乐,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,宫崎骏决定将他所有作品中的音乐,全部交给这位名为久石让的音乐家来负责。

· 宫崎骏不是我的搭档!·

《风之谷》不仅让宫崎骏一战成名,也彻底改变了久石让的命运。

随后,宫崎骏导演的《天空之城》、《龙猫》、《千与千寻》等电影,配乐均是由久石让操刀。

但久石让却对记者说,宫崎骏不是他的搭档。因为宫崎骏其实每次也会同时找其他作曲家来为电影配乐,但最终选出来最合适的永远是久石让的作品。

两个人都是工作狂,每次见面从不闲聊,总是讨论工作。“不知不觉,三十多年就这样过去了。”

· 37年,相互欣赏,也彼此成就 ·

一开始,不知道是不是紧张,久石让每次创作宫崎骏电影配乐时,都会做一些和电影无关的功课。比如把市面上所有宫崎骏的书籍都通读一遍,多了解一下宫崎骏。

后来说到这个,宫崎骏苦笑着对他说:“您不必读那么多书。”

37年的合作中,除了共同肝作品的苦,也有不少趣事。

在创作《千与千寻》的配乐时,久石让网购了一辆和宫崎骏同款的汽车,这款汽车功能简单,连空调都没有。

有一次,久石让驾车去吉卜力开会,因为到早了,汽车在雨中熄了火。这时,宫崎骏蹦蹦跳跳地撑着伞过来上班,突然停在久石让汽车旁,带着惊讶的表情站着看他。

“这个场景跟“龙猫”的公共汽车站几乎一模一样!”久石让后来开心地回忆到。

一转眼两人已经相识了37年,但一切都似乎就发生在昨天。久石让举办音乐会,宫崎骏老爷子亲自到场献花。久石让蹲下来和宫崎骏握手。这一同框让无数观众泪目,满满的一个时代的记忆啊!

两人相互欣赏,也彼此成就。久石让说:“认识宫崎骏是我一辈子最高兴的事。”宫崎骏说:“实在没有比认识久石让更幸运的事了。”

真实的创作生活:音乐家和社畜一样?

· 久石让 VS 北野武·

1993年,《奏鸣曲》中,久石让的音乐作曲,让电影中的死亡带着一种难言的浪漫。

如果说宫崎骏是久石让音乐生涯中的伯乐,那北野武就是和他共同成长的伙伴。

· 规律的生活是创作的基础·

在很多人印象中,音乐家的生活,往往充满激情与浪漫,在某个深夜拍案而起,写下传世华章。但久石让告诉你,音乐家的生活与社畜的距离并不大。

从《那年夏天,宁静的海》到《坏孩子的天空》、《花火》、《菊次郎的夏天》……久石让和北野武合作了很多经典。

每部电影大约需要20-30首配乐,时间是一个月左右。事先分配好每天的进度,像很多“996”的上班族一样,要持续不断地努力创作,笔不能停。有时,为了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工作,“写不出来也要硬写”也是常事。

为了保持高产的状态,他数十年如一日地保持规律的作息。每天上午11点起床去录音室创作,忙到凌晨3、4点左右才入睡。睡前还会躺在床上看会书,给自己充电。

“我认为从事创作工作应该没有结束的一天。”、“总之,先要不断地创作。”、“作曲就是我人生的全部。”……他不停念叨着,音乐是他的全部,他必须做好一切准备,等待音乐绽放的时刻。

音乐最重要的就是抵达人心

久石让的本名藤泽守,艺名来源于他的偶像——美国黑人音乐家和制作人昆西·琼斯的日文谐音。

他曾希望像偶像一样,做出感动世人的音乐,但在这之前,他经历了漫长的摸索期。

· 30岁之前,尽是挫折!·

大学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,久石让痛苦地发现,即便学习了这么多理论知识,但依旧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样的音乐。

他在大学时意识到了自己对现代极简音乐的迷恋,毕业汇演时,几乎所有同学都提交了传统曲目。只有久石让做了一首现代音乐类型的曲子,怎么弹都不和谐。

他花了三年时间来写一首极简音乐,但根本找不到发表的机会。他曾找来几位音乐圈的好友,弄个小型音乐会。他们从台上望下去,一起清点着,哪堆是谁带来的亲戚。

30岁之前,“尽是挫折!”

· 音乐最重要的就是抵达人心 ·

年轻的音乐家,热切期望自己的音乐被看见,被理解。他开始思索,这个世界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音乐?

有一次,他要演奏奥地利作曲家古斯塔夫·马勒的《第五交响曲》。整整几个月,他彻夜分析,却总是无法真正融入其中。

直到读了日本著名解剖学家、作家养老孟司养老孟司的一本书,里面谈到犹太人文化、选民意识,他才理解了曲子真正要表达的东西,“被电流击中了一样”。

“音乐和解剖学很相似,都是在解剖某一个对象。音乐是在解剖人,立体地观察人。”久石让后来在与养老孟司的对谈中说。

久石让突然领悟到,这个世界最需要的是理解,是一个艺术家对人类情感最本质的理解和共情。

“音乐最重要的就是要抵达人心,如果抵达不了,那么就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音乐不是故作玄虚,不是弄虚作假,在感动观众前,先要感动你自己。

面对争议:流行并不等于不高级!

2004年,久石让担任日本爱乐乐团音乐总监。历经流行之后,又开始回归古典。

2009年,日本政府给他颁发紫绶褒章,赞扬他对文化做出的杰出贡献。

但也有不少声音对他产生质疑。从宫崎骏到北野武,久石让太流行了!有人认为古典音乐应该有一定门槛,而不是所有人都能听懂。

面对质疑,久石让很淡然,对他而言,音乐是他的一切,流派不重要,无论是古典还是流行,重要的是打动人心的力量。

今年7月,他在家中为大家弹奏了两曲“夏天”。一曲是《千与千寻》的主题曲《One Summer's Day》,一曲便是《菊次郎的夏天》中的《Summer》。

谈到为什么选择这两首歌,老爷子诚恳地说:“在这个气氛很沉重的时候(疫情),想让大家心情舒畅起来,抱着这样的心情才弹奏这两首曲子。”

今年已经70岁的久石让,依旧保持着规律的生活,平和的心态,对个人最深切的共情。

他说:“音乐是我的生命,作曲是我人生的全部。”

~ END ~
更多内容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0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