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服热线:022-23869636
当前位置:稻蕊咪音乐网 >  资讯  >  行业动态  > 正文
综艺节目创作,不该被盗版音乐拖累
2020-09-28 作者:稻蕊咪小编 来源:网络 2167

都2020年了,综艺似乎依然是音乐侵权的重灾区。

今年4月,音乐版权发行平台VFine Music指出,节目《声临其境3》未经授权翻唱了音乐作品《Tough Love》。此前,该平台也指出《舞蹈风暴》《歌手》等多档综艺节目存在音乐侵权行为,被侵权的音乐作品有《忐忑》《心如止水》《生僻字》。

拥有海量版权的VFine Music一直都以“高调维权”的形象示人,VFine Music合伙人陈鑫向刺猬公社表示,维权是对音乐人权益的维护,也希望借此让更多人提升对版权的重视和尊重。

高调维权,并非借此盈利

说到音乐版权,人们往往想到的是手握海量版权的腾讯音乐、网易云音乐等,这些音乐平台的用户以普通消费者为主,满足大众的娱乐需要。而以VFine为代表的商用版权平台,则主要为公司和机构提供服务。

VFine Music成立于2015年,主要提供“商用音乐”的授权服务。曲库量级已经达到了50万首,至今已与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000多位音乐人和版权方合作,仅在2019年就完成了超过75万次商用授权。

图源:Pixabay

VFine的合作伙伴,分布在各个角落:一些短视频App的背景音乐来源于此;坐在呷哺呷哺和四有青年米粉店里用餐,会听到VFine提供的定制歌单;健身房也是VFine 的服务对象,在挑选完合适的歌单后,系统可以根据动感单车等课程的内容变化,调整音乐的BPM和混音。

不过,不是每家企业都有“使用正版商用音乐”的意识。VFine合伙人陈鑫以综艺节目里存在的侵权行为为例介绍,侵权的主要方式有两种:

第一种是节目的配乐,包括BGM、过场音乐、音效等;第二种就是翻唱、改编知名音乐造成的侵权。这两类侵权的根源在于出品方、平台方和后期制作方在制作伊始,就没有为音乐版权留出足够的预算。

面对问题,只有维权。VFine的每次维权都很高调。陈鑫认为,维权,是教育市场的方式之一。“高调的原因是想让大家知道,制作方需要用正版,需要尊重版权,需要购买授权。”

不过,在音乐行业,有些公司会把维权做成了“生意”,为此专门去跑数据,用数据比对出侵权内容,之后批量打官司。有声音也对VFine的“高调维权”产生了疑问,认为其是为了“捆绑销售”。

对此,陈鑫给与了否认。他坦言:“我们之前试了一下,发现从我们库里面随便挑一两千首歌,在一个平台就能跑出上百万个侵权数据,筛选以后起码就有百万条侵权。但是如果通过这种方式维权,这个事情就变成纯粹靠维权盈利,我觉得没什么意思了。”

他介绍,VFine现阶段的维权工作,主要还是维护好自己合作的版权,保障音乐人和客户的权益,同时帮助他们积极处理版权方面的争议。

另外,VFine对于市场 “不只有监督”,也会维护正规使用版权的客户。

最近,《乐队的夏天2》在使用《我们的轨道-Orbit OurPast 》配乐被指侵权后,版权方VFine Music第一时间站出来 “辟谣”,此举让一些“声音”瞬间停歇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VFineMusic

陈鑫介绍,近年经过“教育”,市场上使用正版版权的意识明显有了提高。

“近两年,一些最头部的后期公司开始重视起音乐版权。《乐队的夏天》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《向往的生活》等综艺的后期公司,都主张使用正版音乐,一些后期公司还会向出品方申诉,要求提供版权费用。行业在逐渐规范,我很看好今后的发展。”

音乐商用版权值多少?

消费端使用正版版权意识的提高,无疑给创作者带来了福音。

在VFine,一端连接的是客户,另一端连接着的是厂牌和音乐人。客户愿意付费,受益的是音乐创作者。不过,一首音乐如何定价并不容易。

“目前市场的状况是,非常头部的音乐,在授权时能够获得十几万元的高价,然而,现在99%音乐的流通方式其实是无序的,不能被合理地定价,没有一个相对很好的流通方式。”陈鑫说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VFine平台参考了国外平台的定价体系,通过市场调研进行调整,调研对象包括成单客户、下订单没有付费的客户、大量收听却没有下单的客户,最终形成属于国内音乐授权市场的价格体系。

确定了定价方法,VFine的下一步是把已有音乐内容做更好的区分,并有针对性地补充更多优质音乐作品。

“现在VFine曲库有五十万首左右的音乐作品,大规模的扩容已经不再是我们的目标。对于一些客户来讲,我们提供一年十万首的曲库,就已经很多了。我比较在意的是丰富度,功能性。”陈鑫说。

图源: Pixabay

现在,VFine在补充古典音乐、儿歌,也有电子音乐和古风音乐等,获取版权的足迹也遍布全球:去北欧拿电子音乐,去大阪拿日本音乐,去韩国拿K-POP,还有加勒比的雷鬼,funk和非洲音乐。

据陈鑫介绍,这些音乐其实在To C发行方面做的很多,基本上都通过委托给世界三大唱片公司(环球唱片、华纳唱片、索尼唱片),再委托给腾讯音乐娱乐等,走进中国的流媒体市场。

“世界三大唱片公司构建它的曲库花了几十年,现在时代不一样了,这个时代整合音乐版权的资源是更轻松的,只要你愿意干,可以找到最上层的版权方或者是创作者,拿到一手的音乐版权。”陈鑫表示。

VFine所处的音乐商用版权市场,是区别于音乐播放平台的另一条赛道。进入商用领域,也将为好音乐带来新的机遇。

音乐宣发的下一站

几年前的理发店,被誉为“流行音乐的宣发阵地”。虽是笑谈,但在线下店铺里长时间停留,确实能够让音乐深入消费者的脑海,这就是线下公播音乐的潜力。

过去,音乐人的作品只能签给唱片公司,公司负责协调各种资源,帮音乐人做品牌宣传。到了互联网时代,流媒体成了最前线,由业内的大公司在运转。据陈鑫预测,三年后整个音乐发行的渠道会改变。

图源: Pixabay

当国内的音乐商用市场培养好以后,会形成一个完善的变现体系,发行体系也会跟着改变。“现在抖音、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媒介兴起,短视频的音乐宣发做得越来越熟练。再过两三年,随着市场的变化,会有新的C端的宣传渠道出现,不只是短视频。”陈鑫说。

从VFine目前的音乐版权交易额来看,现在获得授权最多的是互联网广告,不少订单来自于百度信息流广告、腾讯广告等大客户。一些好的音乐在广告中不断播放,也能为人所熟知,进而起到宣传推广的作用。

陈鑫告诉刺猬公社,很多广告中的音乐,现在在网易云的播放量也上来了,就是因为广告的宣推作用。在向客户推荐音乐时,VFine也会根据需求,推荐性价比高、实用性强但知名度相对低一些的音乐作品,让这些音乐也有曝光的机会。

目前,已经有音乐人通过将作品“托付”给VFine,以获得宣传和推广机会。2020年9月,VFine Music与中阮艺术家冯满天达成音乐版权独家合作,VFine独家代理后者作品的全球发行及商用授权业务。

图源:VFine Music

这之后,冯满天的最新专辑《庚子兮》全球发布,VFine Music负责在全球流媒体平台发行作品,同时提供商用音乐渠道分发和品牌客户资源,推动即时商用授权、手机铃声、视频彩铃、广告配乐定制、演出和跨界联动等业务。

在陈鑫看来,实现这一切的最根本保障还是用户的付费习惯,以及对版权的尊重。

“这个未来,需要全行业的版权商一起争取,最终的受益者,将是音乐行业的整条产业链。”陈鑫说。

~ END ~
更多内容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0相关评论